fire

树洞里住着的鹦鹉.

【Reese VS Finch】查无此人

带苦的糖总是更甜的

yuki雪君北极兔:

是日战绩…… 418雷得我写了一万字…………【多久没试过日更一万了 囧】


如果接着反转女医生是间谍或者反派我就删掉,要不就一直留着以纪念我从早上十二点被雷到晚上十二点的创举 =-= 


一到吵架就完全切换了英文频道否则无法表达了……请见谅……


我简直真的都听到演员的声音在吵架了 =-=


是的,这是唯一一个我竟然无法掰回来的官方梗……


========================================


查无此人




1.


Finch听到Root逐渐远去的脚步,直到完全的寂静把他包围,也没有回头。


他知道Root是一心一意要为他好的,她已经失去了肖,不想再失去他,也是可以体谅的。


他能体谅,但,这不是他坚持的原则。


如果可以为了他而杀别人,那为了另外的人去杀另外的人,又有什么区别?


他是无关号码,这是他教机器的。


他将一直坚持下去,直到自己消失。




2.


Reese从晨光中醒来,有那么一刹那,不知道自己该去什么地方。


他该上班去,他是Detective Riley;


他也该去一趟地下铁,看看有没有新的号码,他是John Reese。


但他想起了Iris.


他的假身份是建立在撒玛利亚人的盲点上的,也就说,他只要完全像一个正常警察那样生活工作,他将永远不会被发现,他可以像正常人一样跟Iris恋爱结婚,组建家庭。


就像他亏欠Jessica的承诺一样。


他也许不该再继续扮演John Reese这个角色了。


但是Finch怎么办?


他已经失去了Shaw,或者还有Root的帮忙,但她始终不如他那么服从Finch的安排。


哦,还有Fusco,他也一心一意地想要帮助更多的无辜的人,他又该怎么对他说,嘿,伙计,我不想再帮人了,我想过个平常人的日子,像你一样有老婆有孩子。


天啊,简直是一片混乱。


但他想,Finch一定能想到解决方法的。


他一向那么聪明,一定可以找到方法的。




3.


走过人烟稀少的小道,转进昏暗的巷子,走到了那台老旧的自动贩卖机前,用力推动。


嗯?怎么动不了?


Reese使劲踹了一脚,却发现那贩卖机已经被焊死在地上了。


怎么?是被发现了吗?


Reese皱眉,他走开了一会,从一个修车行借了金属切割器来,把那焊接在地上的铁块切断。


后面果然还是那条漆黑的通道。


漆黑的,没有人影,没有动静,连电脑运作的声音,屏幕的闪光都没有。


“Finch?”Reese喊了一声。


空旷得能听到回音。


Reese皱眉,伸手去按电灯,但是那一串串的灯泡没有像当初那么次第亮起,四周依旧一片漆黑。


怎么回事?


Reese打亮随身带着的小电筒,却见地铁站里一片空荡,没有复杂的电线,没有电脑设备,车厢里没有显示屏,连小熊的狗窝都不见踪影。


难道是撒玛利亚人发现了他们,所以Finch连夜撤离了?


上一次他们仓促逃离,但六个星期后,机器就告诉他Finch的位置了。


Reese想,这次应该也一样。




4.


真正让Reese不解的事情发生在三天后。


三天里,他都得不到Finch的消息,也没有号码。


平时,Fusco早就埋怨他,为什么这次你没有“技术援助”了,神奇小子。


但这三天里,Fusco除了上班捉人,就没有提过一点点“外快”的事情。


而且他一直都叫他Riley,连wonder boy都没叫过了。


这天,在车里监视一个嫌疑人的时候,Reese终于忍不住问道,“Hey,Fusco,你会不会觉得最近的生活太平静了?”


“我们生活平静有什么不好啊,这证明社会太平嘛。”Fusco撇他一眼,“我还巴不得天天准时下班回去陪儿子呢!”


“……也是。”Reese顿了顿,“要是哪天又有号码了,我们又要忙了,现在歇一下也好。”


“什么号码?”Fusco奇怪地问道。


“就是我们每次帮助的人。”Reese都忘了自己还没跟Fusco解释过他们对那些被救助的人称呼呢。


“我们每次帮助的都是死人,Mr.Riley. ”Fusco翻个白眼,“好吧,还他们一个清白真相也是帮助。”


“你说什么?!”Reese猛一瞪眼,“什么都是死人?!”


“嘿,冷静点,干嘛这么瞪着我!”Fusco忽然指着前方,“他出来!快追!”


“……”Reese只好打住话题,开车去追那个嫌疑犯。


如此这般忙到了晚上,终于把那个犯人按照程序收押了,Fusco哼哼着“阻碍老子下班简直太可恶了!”往门外走,Reese就把他揪到一边去了。


“Lionel,我们还没讲完。”


“讲什么?”Fusco皱着眉头问。


“今天你说我们帮助的全是死人,这是什么意思?”


“我们是凶杀组啊,这有什么问题……”


“你懂我在说什么的,”Reese一胳膊肘把他卡在墙壁上,几近发火,“别告诉我你的超模美女,助攻小哥都是死人。”


“什么超模美女?”Fusco却皱着眉头推开他,“助攻小哥?你是说Andre?他当然活着,可是这个跟我们的话题有什么关系?”


“Lionel,不是你,不是Finch,他已经死掉了。”


“嘿,你在说什么胡话?还没下班你就喝醉了吗?”Fusco却一脸毫无头绪的疑惑,“Finch是谁?”


“……你说什么?”Reese拧紧了眉头,“Finch,眼镜儿!不是他,Andre跟你早被锁车库里冻死了!”


“你今天是怎么了?”Fusco把他摁在椅子上,“我什么时候跟Andre被锁在车库里了?我们就是看棒球赛认识的哥们!哪里来的这复杂的关系?!”


“你说什么?!”Reese一把捉住Fusco,接着,他好像明白过来了什么,“是不是Finch跟你说过什么了?他让你装作不认识他吗?他的身份曝光了?”


“看,伙计,我真的不知道你一直在说的Finch是谁,但我知道你的女朋友已经在等你了,你真的还要继续这个奇怪的话题吗?”


“什么女……朋友?”Reese一愣,转过头去,就看见Iris站在门口,诧异地看着他揪着Fusco的领子。他连忙松手,“你怎么来了?”


“我来给你新的心理治疗师的介绍信。”Iris给他一个牛皮信封,“从今天起,你就不是我的病人了。”


“那可真是太好了,我也不用保守秘密了。”Reese站起来,顺着她递信封给他的动作握住她的手,“我们去吃饭吧……Lionel,我们明天继续。”


Fusco耸耸肩,“你真的该继续看心理医生。”


Reese白他一眼,跟Iris离开了。




5.


在餐厅吃饭的时候,Reese也总是不能定下心神。Fusco说的话太诡异了,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


他猜测,是因为撒马利亚人发现了Finch的身份,所以他连夜撤退,告诉Fusco要装作从来不认识他,Riley只是个普通警察,他所帮助的人也全都不是他帮助过的人,这样才能保证他的安全。


那么,Finch在哪里呢?他的教授身份被曝光了的话,他必然不能回校了,他带着小熊能藏到哪里去呢?


“John?”Iris放下刀叉,关心地看着他,“你怎么了?好像有什么心事?”


“哦,没什么,我只是在想白天的案件……”


“你要学会放下,让工作跟生活分开……哦,对不起,我又犯职业病了。”


Iris不好意思地笑了,Reese轻轻捉住她的手,“没关系,这才显得我比较特别。你不会对所有病人都这样笑吧?”


“你猜?”Iris眨眨眼睛,跟Reese说起了俏皮话。


Reese一边端着笑脸应对,一边还在想Finch,但是他无法一心二用,只好放弃了。


罢了,Finch总有方法的,他神通广大。


忽然,他在角落里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Zoe Morgan.


Reese不禁在心里祈祷,千万别来捣乱。


虽然根据他对Zoe的了解,她绝对是要来八卦一通的,无论他真的是在约会,还是在拯救号码。


可是,Zoe这次却目不斜视地走过了他们的桌子,径直离开了餐厅。


“嗯?”Reese不禁发出了疑惑的声音。


“怎么了?”Iris问


“没事,我刚看见一个旧朋友,失陪一下。”Reese起身,追了出去。


Zoe站在街边,看来是在等她的司机。


“Mrs.Morgan,看来你请的新司机不太称职?”


Zoe回头,然而她看着Reese的神情十分陌生,她甚至退后了一步,以一种看似风情万种实则防备警惕语气回答,“我认识你吗,这位帅气的先生?”


“……Zoe?”Reese完全懵了,“你在说什么?我是John Reese.”


“哦,你好,Mr.Reese.”Zoe不为所动,一辆私家车驶来,她就要上车。


Reese拉住她的胳膊,“你不认识我了?我们曾经在小区别墅里共度周末,你背上美丽的印记,我记得一清二楚!”


“Well,原来是这样。”Zoe挣脱他的手,十分帅气地甩了一下风衣下摆,抱着手臂看着他,“不好意思,我不会因为一些我连脸都忘了的露水情缘而接受威胁。”


“我没有想威胁你。”Reese觉得有口难言,当一个人坚决说不认识你的时候,你又如何迫使她承认呢?


“那你想干什么,Mr.Reese?”Zoe挑了挑眉毛,“你最好不要动任何威胁我的心思,我有的是方法整死你。”


“你这是……”


“我忙着呢!”Zoe不耐烦似的拨开他的手,钻进了车子,车子呼啸而去。


怎么回事?!


Reese皱着眉头,冲去停车场拿了车子,飞快往地下铁驶去。


入口维持着昨天被破坏的样子,里头依旧没有电,依旧没有任何东西,要不是还没有积灰,他简直要相信,这里的确从一开始就什么都没有了。


Finch你在搞什么鬼?!


Reese深信一定是Finch让Zoe跟Fusco一样装作不认识他的,但是为什么他都有时间跟他们交代了,却一句话也没跟他说就离开了?


他觉得需要跟Finch沟通一下,但那个他们的专属频道的手机,已经好几天没有信号了。


他忽然发现,他真的完全没有办法可以追踪到Finch.


手机响了——平常的那只,他接了,“Hi.”


“John你到哪里去了?”对面传来Iris焦急的声音,“怎么吃着饭忽然就不见了?”


哦,对,Iris还在餐厅呢!“我,我刚好在外面看见了一个嫌疑犯,所以去追他了,现在在警察局呢。”


“那你忙完了给我打个电话也好,我担心你。”Iris继续说,“我不是你的心理医生,不代表我就不知道你隐瞒着什么,John,你真的可以跟我分享你的一切。”


分享我的一切?


告诉你,我的身份是假的,我的工作是假的,我要是被发现了就会杀死,我的敌人是无所不知无处不在的一个人工智能,而我的真正上司是另一个无所不知的人工智能?


不,Iris,我永远不能跟你分享这些。


“不要担心,我只是无法放下工作,我答应你,我会照顾好自己的。”Reese叹口气,“你还在餐厅吗,我去接你?”


“不用了,我自己回去就好了,你工作完了也早点休息吧。“Iris很体贴地没有缠人。


Reese挂掉电话,忽然想,现在谁能跟他分享这一切呢?




6.


第二天一早他就在Fusco家门口等着。


Fusco跟往常一样,开车送儿子上学,然后就回警局去了,没看见他接什么可疑的电话或者去什么地方。


”嘿,伙计,你真的以为我不知道你在跟踪我吗?“


刚进警局,Fusco就捉住他了,”我好歹也是个老干探了!“


Reese耸耸肩,“好,那你一定也知道我为什么要跟踪你。坦白交代,别浪费时间。”


“我向天发誓,真的不知道你老兄到底为什么怀疑起我来!”Fusco深深不忿地说道,“我知道Carter是被黑警害死的,但我不是黑警,黑警也早就倒台了,你不用跟我较劲!”


“很好,你还记得Carter,那你怎么不记得你们的共同朋友,John Reese了呢?”


“John Reese?”Fusco皱眉,“我认识很多John,你也是其中一个,但我不认识一个叫John Reese的.”


“……Lionel,再这样下去,我真的生气了哦。”


“我才真的要被你气到了!”Fusco也一副要受不了了的样子。“你从昨天开始到底都在闹什么矛盾?我们一向不是合作得很好吗?”


“好,那我们摊开来说。”Reese说着,揪着Fusco的领子把他拽进了审讯室。他把摄像关掉,正常的手机拿出来一脚踩烂,然后就去抢Fusco的手机。


“喂!你干什么!!!”Fusco看着自己的手机被他一脚踩个稀巴烂,心疼得跳了起来,“你神经病啊!!!”


“好了,这里完全没有任何可以监听的东西了。”Reese把Fusco推到椅子上,审问一般盯着他,“Finch到底怎么了?他被发现了吗?他还安全吗?他吩咐你要装作不认识他吗?”


“……你说的Finch到底是谁啊?”Fusco一副摸不着头脑的样子,“要不你先告诉我那个Finch到底是谁,我来帮你找他?”


“……你真的要跟我装到底吗?”Reese握紧了拳头,“我可不想对你动拳头。”


“嘿,你这是搞什么鬼!”Fusco嚷嚷,“该不会是你昨晚跟女朋友吵架了就把怒气发泄在我身上吧?!”


哦,该死的,又是女朋友!


偏偏Fusco说得对,要是他打了他,那Iris可是要十分担心他的,到时候她又要问她到底有什么非要打同僚不可的理由了。


Reese深深地呼了口气,松了拳头,“好,那我告诉你,Finch是一个天才电脑黑客,他能掌握很多不同的消息,通过整理信息,他能推理出谁将会有麻烦,而我跟你,在过去的三年里,一直在帮助这些有麻烦的人,我说得够详细了吧?你想起来了没有?”


“……我知道你从禁毒组调过来凶杀组前,失去了一个重要的搭档。”Fusco转了转眼睛,似乎在小心翼翼地挑说辞,“那个人是不是就是叫Finch?”


“Damn,Fusco,我不是PTSD,我没有臆造一个人出来!”Reese用力捶了一下桌子,“Finch,Harold Finch!还有Shaw,救了你儿子的Shaw!我们一起救过那么多人!我们还失去了Carter!现在你跟我说,你不记得?!”


“嘿,冷静点!Riley……”


“Reese!”Reese吼了起来。


“……Ok,John,我知道你跟Carter很好,但是Carter在殉职前是跟Beecher在恋爱,她都约他见她儿子了……我不知道你跟她是不是有过什么……”Fusco咳咳两声,“但我觉得,你失去了太多人了,所以……你有点不是很清醒……没关系的伙计,我在刚离婚那时候也……”


“你的演技真的很差,Lionel!”Reese咬了咬牙关,“Fine,你可以不承认,但是我不信我过去帮助过的人,都会跟你一样,忘,恩,负,义。”


Reese一字一顿地说完这句话,就大步离开了审讯室。


Fusco只能耸耸肩。




7.


Reese从警局的资料库里把他记得的人的资料都调了出来,然后就开了车出去,一个个地拜访。他们都表现得十分惊喜,说对他的救命之恩铭记于心,一直以为他不会再出现,但原来他是警察,难怪会保护他们。


但他们都说,他是一个人帮助他的,没见到其他人。


很正常,他们都只看见Reese,没看见在电话那头的Finch.


但是,那个911接线员,那个住在小区里的开锁专家,甚至那个被关在监狱里的盗用别人身份的女毒贩,都说没有见过“Harold Finch”这个人。那个小区的开锁专家甚至说不认识他,也不认识Zoe Morgan,他们开的那个花园烧烤会仿佛没发生过一样,连街坊邻里都不认得他。


Finch好像把自己的数据从这些人的脑子里删掉了一样,顺带地连John Reese也不复存在。


而继续存在的John Riley则接到了一大堆投诉电话,说他滋扰民居。


“我不管你用什么手法迷倒了Doctor Cample让她给你写的心理过关测评,但你再收到投诉的话,我绝对可以不经过心理考评就把你开除!”


再多的奢侈包包都不能平息女队长的怒火,她把Reese大骂了一顿,就留他一个人加班写检讨去了。


Reese看着电脑屏幕,不可控制地想,那个最擅长电脑的人,到底去了哪里。


该死,要是他有小熊就好了,起码可以让小熊去碰碰运气。


对了,小熊。


Reese忽然想起什么,他打开了一个交友网站,找到了自己的网页,照片上的自己依旧笑得跟白痴一样,但是小熊咬骨头的那张照片却不见了。


Finch,不可以这样,你不可以连小熊都不给我留下。


Reese翻了个白眼,飞快地找到了Max的联系方式,就要去找她。


“嘿!你最好待在这里哪里都不要去!”Fusco先一步拦住他,一手抢了他写着Max联系方式的便条纸,“这个女记者可不好惹!你要是去骚扰她,她一定把我们第八分局都写臭了!”


“Fusco,你希望我不做傻事的话,就给我说真话,或者让开路!”


Reese想抢回那张纸,但却被Fusco劝着坐下了,“你听我说,你这样盲头苍蝇地去找,有什么用呢?我不知道你找的人是谁,但是他有心要躲开你,你再怎么都找不到的。”


“……可是他为什么要躲开我?”Reese稍微平复了一些,“我们曾经经历过那么多的事情,我们是朋友,是生死与共的搭档……”


“我不知道,但是他既然跟你生死与共,那他做的一切事情,肯定也是为你好的。”Fusco接着说,“你想,你找不到他了,你身上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吗?”


“……”


会吗?


不会。甚至可以说,只要他不再当那都市传说的man in suit,只要他不再跟Finch有任何联系,那么他就可以当一个平常的警察,像平常人一样恋爱结婚,生儿育女,幸福美满。


当初烦恼怎么才能跟Finch坦白,他想跟Iris发展一段正式的关系的人,不就是他自己吗?


现在他大可不用烦恼了,Finch不见了,只要他继续消失,他就能这样平静地生活下去。


没有任何不好的事情会发生。他不会再被人电击拷问,中枪落水,被FBI跟黑道一起围攻,也不会再半夜接到电话,听到Finch那学院腔调的“Mr.Reese,we have a new number.”


一切不好的事情都不会发生了。


“我应该,会过得,很幸福?”说出“幸福”这个词的时候,连Reese自己都犹豫了。


“那不就完了嘛!”Fusco用力拍一拍他的肩膀,“又有什么必要去找他呢?”


“有什么必要?”Reese机械地重复着Fusco的话。


怎么会没有必要呢?


Finch怎么能没有我呢?


“好了,别想那么多了,赶紧把报告写完,趁着放假去跟女朋友玩两圈吧。”


Damn,又是女朋友。


Reese很想说,见鬼了什么女朋友,我可是个被上帝通缉的犯人。


可是他的确跟Iris一起了。


Reese好像忽然明白了什么——Finch可是个会把未婚妻跟自己隔绝两百米远的人啊。




8.


Iris Cample医生今天也照常上班,照常下班,照常——这个日常也就维持了两个星期,但她已经觉得这是日常了——看见了在大厦外等待她的男友。


她从来没想过自己的表白可以得到回应,因为这个男人实在太神秘了,他总是愁眉深锁,却又会对自己露出笑容。


我可以让他露出笑容——对这个一无所知的男人,这是她所有仰仗的依据。


天知道她是有多兴奋。


那个男人应该也不知道,他跟往常一样接过她的手袋,让她上车。


日常到此为止。




9.


Fusco正要下班的时候被Reese使唤去档案室找东西,当他想要开门的时候,却发现自己被反锁了。


而且手机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被偷了。


他喊了差不多三十分钟也没得到回应以后,就死心地往地上一坐,打起瞌睡来。


而这个时候,Reese正护着Iris,在一群杀手的追杀下逃进了一座废弃的工业大厦。


“天啊,这到底是什么人!”Iris被枪声震得耳朵发痛,“为什么他们要杀我?!”


“不,也许是我惹到了什么人……小心!”对方步步紧逼,Reese甚至没有时间跟Iris好好解释,就又赶紧向下一个地方转移了。


那群人不是冲着Reese来的,他们的目标是Iris,Reese知道她的号码肯定跳出来了,但这次,他没有Finch的支持,他也不知道怎么跟Iris解释,只能说这些人是他惹来的。


杀手们显然训练有素,他们封锁了出口,开始了逐个逐个房间排查。


Reese此时正跟Iris躲在一个电梯井里,电梯的箱体早就不见了,唯有裸露在外的一些电线,末端还吊着一个只剩下话筒,按键面板都不见了的紧急电话。


Reese看了看弹药,只剩下三发子弹了。他深呼吸一口气,让Iris捉紧自己,把枪别在腰后,开始捣鼓那些电线跟电话。


空旷的电梯井把那些杀手的脚步声放大得异常清晰,好像就在门外一样。


Iris不解地看着Reese,“你想报警吗?”


“警察帮不了我们,Iris.”Reese回答了一句就继续摆弄那些电线,他把几股细线拧在一起,然后那没有按键的话筒就传来了古老电路的嘶嘶声。


“谢天谢地,Finch,are you there?”Reese拿着电话说道。


“Finch?谁是Finch?”Iris诧异地问,“你有拨号吗?”


“Finch我知道你听得到的,我无路可走了。”Reese一边说,那些脚步声又近了一些,“要不你就通知一队飞虎队在10秒内赶到,要不你就告诉我最好的逃脱方法!”


话筒里依旧只有嘶嘶声。


“Finch,不管我们之间有什么误会,Iris是number,她是无辜的。”Reese抬头望向那被关上了,只剩下一道细小门缝的电梯门,“我随时准备着死去,但她不是。”


“老大,这个房间也没有。”


“这边clear了,我们搜那边!”


齐整的脚步声逐渐逼近,Iris抱紧了Reese,“John……我不怕,跟你一起,我不怕……”


“Finch!没有时间了!”Reese却对Iris毫无反应,他一直紧张地向电话那头施加压力,“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但Iris死了的话,那对我又有什么好处呢?!”


“John!”


“Finch!”


“……左手边有一个建筑时开错了的通风口,你们可以爬进去,进入后,直走三百米,左拐,经过两个通风口,右拐,就能看见通向街道的出口。”


那一直咝咝作响的话筒,终于传来了声音。


Iris看见了Reese露出了笑容。


不是她看见过那种浅薄的一时欢快的笑,而是如同流浪已久的人看见了家那样的安心释怀的笑。




10.


爬过积灰多时的通风管道,Reese终于把Iris弄到了安全的地方——街道对面就是NYPD第五分局了。


他对同僚解释自己被犯人报复,做了口供后,就让Iris回家去休息了。


把Iris送走后,他又回到了那个地下铁。


自动贩卖机被还躺在地上,但它边上站着一个人。


那个看起来从来都波澜不惊,安静沉稳,只有自己知道他承受着多大的痛苦,为这完全不知道他存在的世界作出了多大的牺牲的人。


“如果我再意志薄弱一点,我真的会以为自己过去的三年都在做梦。”Reese走到那人跟前,他踢破了自动贩卖机的玻璃,从里头拿了一罐绿茶,“将就一下?”


“我知道你得不到一个交代是不会死心的,Mr.Reese.”Finch摇摇头,“但我以为你能明白我的苦心,接受我的祝福。”


“祝福?这是什么祝福?!把我最重要的过去抹掉,让我以为自己真的是个精神病,这就是你的苦心?!”Reese真想像第一次见面那样把他一胳膊肘压墙上。


“你已经找到了可以救赎你的人,你有退路了。”Finch抿了一下嘴,“你该安心地做John Riley,我以生命向你保证,你的身份绝对不会曝光……”


“Shut up,Finch,你知道我并不在乎这个!”


“你不能不在乎,Detective Riley!”Finch连称呼都改了过来,“你跟我都失去过最爱的人,你该知道,是多么困难,才能遇到能够让自己再次动心的人,如果我能够有方法全身而退,我会毫不犹豫地回到Grace身边。而你,你现在有这个选择,为什么你不捉紧这个机会呢?”


“你认为我是那种可以不管朋友生死,自己跑去幸福生活的人吗?!”


“那你是那种愿意让最爱的人卷入漩涡,跟你一起亡命天涯的人吗?!”


Finch的反问太铿锵,堵得Reese一时说不出话来。


Finch缓了缓语气,他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盒子,“这是我从一个科学家那里找到的资料,根已经帮我去找撒马利亚人的主机了,只要把它插上去,我们就赢了……Detective,我们没有你也可以了,请你去过自己的生活吧,我给了你第二次机会,请你不要浪费它。”


“……你的意思是,你不需要我了?”Reese觉得眼眶胀得酸涩。


“我在说,希望你能重新生活。”Finch深呼吸一口气,“你说过,当你在机场大厅没有跟Jessica说出那句话的时候,一切的悲剧就注定了,那么现在,请你不要犯同样的错了。”


“但我不是那个人了,我也不是那个John Riley!”Reese仿佛说不清自己的想法一样,他抓了抓头发,从口袋里拿出一个抛弃式手机,“刚才,如果你不告诉我最后的退路,我就会打这个手机,让他们住手。”


“什么?!”Finch一愣,随即生起一个愤怒的表情,“你竟然这样做!你怎么可以这样做!!!”


“因为我是个混蛋,Finch!”Reese忽然往Finch挥出一拳,Finch一惊,只能闭上眼睛。


拳头落在他身后的墙壁上。


“我以为只是聊聊天,拥抱一下,接个吻,不过是一时贪欢……Iris是个好女孩,这是我的责任,我不能不负责,我真的是如此天真地以为,以为自己可以要求你帮我想一个让我两全的方法。”Reese的手在流血,他盯着Finch的脸,咬牙切齿地控诉着自己,“But it's not right,Finch. She's a comfort, not a necessity.”


“Do you ever know how offensive this word is to Doctor Cample?!”Finch把眼睛瞪得圆圆的,“If you really think so, which makes you an irresponsible bastrad, then I see no point to keep you in my team!”


"Your team? How is that a team? An old man and a dog?!"


"...I shouldn't have met you again, Detec..."


"Mr. Reese!"


"Why can't you just walk away and leave !" Finch 几乎是用喊的说道,"That's not the first time you did that after all!"


"Then why don't you ask me to stay this time?" Reese眼睛都冒起了红色,他紧紧地盯着Finch的眼睛,想捉住他一丝心慌的底气不足。


"...Because this time you have found a better place to go."Finch却一定也不害怕跟他对视,他捉住Reese受伤的手,把胸前口袋别着的领巾抽出来,给他绑了一下,“You definitely will not get Doctor Cample involed, right?”


Reese静静地看着他,不说话,也不做任何动作。


“I'm sorry, John, I'm not smart enough to find a way to keep you and your relationship with other irrelevant woman at the same time.”Finch给他绑好了手,就往外走了一步,然后又一步,一步一步地离开了这个地方,“So please leave, for my own safety.”


Reese没有回头,他记得那天他们各自走过一道桥,那时候他回头看了很多次Finch.


因为他知道Finch也在回头看他。


但是如今,他不敢回头了。


他怕他回头,却只看到他的背影。




11.


怎么了,John,难道这不是你一直在期望的救赎吗?


你终于可以不再行走在黑暗中了,你可以在阳光下跟爱人牵手拥抱,永远不会孤独,可以在病床上寿终正寝,儿孙满堂。


你,终于,不是,一个人了。


不是吗?




12.


Reese在警察局里,看着屏幕发呆。


他鬼使神差地输入了Harold Finch。


查无此人。


Sameen Shaw.


查无此人。


Samantha Gloves。


查无此人。


John Reese。


……














查无此人。




他整个人窝进了椅子里,一个按键一个按键地敲着键盘,写起了一封邮件。


他写了又删,删了又写。


最后他只写了一行字,然后按了发送。


收件人,doctor Cample.




13.


惊魂甫定的Iris隔天打开邮箱就看见了Detective Riley的来信。她满心甜蜜地以为这是男友体贴问候,赶紧打开了。


I chose him. Sorry.


年轻的女医生镇定地点了关闭,她拉开窗帘,让阳光照到自己身上。


他不是躲藏在黑暗中。


他本身就是黑暗。


她不愿意与黑暗为伍,但总有人依赖黑暗而存在。




14.


或者那只会是更深沉的黑暗。




15.


Reese抬头看着街角的监视器。


他甚至不能跟它说话了。


但他总是留意着街上的每一个电话亭,希望有一天,它会再次响起,说出机械化的冰冷词汇。


I will find you,Finch. Like what I did in the past three years.




16.


啷,啷。







关于POI的小牢骚

如我所想

世迷言:

心声||||||||||


野生人类保护基地:



首先,我现在还没有看418,也没有看剧透图解,主要原因其实是最近苦于高考,微博被我给卸载了。很多东西都是晚上回家后上了微博还有就是在LOFTER上看到的。心情怎么说呢,挺复杂的。


毕竟我是真的喜欢着POI,喜欢着RF。


其实自己入坑可以说是非常晚了,我大概半年前才从漫威坑爬墙出来,因为太喜欢POI的世界观和人物设定,一口气补了四季,有些时候看到半夜四点多钟都舍不得关掉。如果说从第一季开始萌上RF,第二季时被RF之间那过于深沉的羁绊所感动,那么看完第三季到现在,RF就是真正的刻印在我的生活中了。


有些时候,当我躺在床上,坐在公交车上,走在路上,有意无意的想到这部片子,这对CP时,我都不禁地想着,这个世界上到底有着这样的人,他们创作出了这样美好的东西,他们对人物的刻画是如此的细腻而浑厚,他们对感情的拿捏是如此的精准而感性。在这种时候,无论是John Reese,Harold Finch还是Shaw,Root,Fusco,Carter他们都如此清晰而鲜活的存在着,当我闭上眼睛时,我总是能够看到那个位于纽约市中的那个古老而神秘的图书馆,身边总是陪伴着英气逼人的西装男子和同样英气逼人的狗的老派而绅士的瘸腿男性,高挑的女子和一个吃着东西的女子总是结伴出行,正义的黑人女警和她显然是过于贪图享乐的肥胖搭档奔波于一个又一个的凶案之中,当我发觉自己总是无意的看向摄像头,想象着那后面那或许存在着的有着善良灵魂的高级AI时,他们就不仅仅是存在于剧里,而是存在于每个喜欢POI的人的心里了。所以当他们欣慰的微笑,或者悲伤的皱眉时,我们总是试图去感受,去感受他此时此刻到底在想着什么,他的内心到底在经历着什么。我们的心随着他们浮浮沉沉,把这些感受在内心重组,弥补上属于这些角色的空白,然后在内心塑造出那个最属于他们的他们。


然后他们就被杀死了,被他们自己杀死了,被编导的他们杀死了。他们的他们杀死了我们的他们,我们却什么都不能做。


所以在看到今天微博上的种种时,我不禁在想,作为粉丝,我们真的是可悲的。纵使在你的脑中有千种万种这部剧可以有的更好的走向,这个角色更适合的设定,更加深刻的感情,在官方的一个不字前,都虚弱的宛如一粒灰尘。你只能无力的看着导演笔下的他,说着不属于他的台词,展现着不可能属于他的表情,爱着他不会爱的人。然后你就会恍然的想起,这只是一部剧而已,它只是一个泡影,由演员,编剧和后期人员组成。你的他在你的眼前泯灭,正如你的他所拥有的感情一般。然后你放弃了它,又或者是麻木而清醒地看到了最终,中途爬爬墙,随着里面好笑的吐槽乐呵两声,或者跟着编剧“伟大”的爱情节奏流两行清泪。然后关了它,不曾记得那个古老的图书馆,不曾记得总是隐忍着的英气的男人,老派的绅士和他们的狗,不曾记得你曾经是如此喜欢着这对CP。


这实在是太sad了,本来想发发牢骚抱怨舒缓一下心情结果心情却变得更差了。


占了个TAG真是抱歉。